躲不掉的眼镜男 男同志短篇小说

2020-01-21 12:48:49 类别:保健 来源:嘟嘟网

  

躲不掉的眼镜男 男同志短篇小说

  在被刚认识的陌生男人推倒之前,我摘下了他的眼镜,这样他便看不清我微妙的慌乱,我也能尽情地享受一场情欲。

  自从在阿青的生活里消失以后,我便常常不经意的在意戴眼镜的男人,不经意地寻找戴眼镜的Gay,在眼角眉间的寸方捕捉让我心动的影子。

  第一次见阿青是在朋友组织的KTV聚会上,一个戴眼镜的肌肉猛男却斯斯文文的,只知道喝酒,与一众妖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是我的菜。拨开一众妖孽,在劲舞环节,伴着八合一的舞曲,把他当人肉钢管,顺利拿下。

  所谓的拿下,其实就是勾引到了,谈不到什么爱情的范畴,只是发生关系,贴一个做过了的标签而已,那时候年轻,根本没有定下来或者专一的概念。

  接触时间久了,发现阿青真的是个斯文憨厚的Gay,不抽烟,圈里认识的不多,小公务员,未婚,一个人住,生活安定平稳,跟疯玩疯闹,居无定所的我完全不同,相悖的两个人因为一次性,有了些许情谊,比性伙伴亲密些,比爱人疏远些。

  跟阿青会聊生活的琐事,聊未来。他会问我这样玩的生活有意思吗?以后呢?我的回答只有一个,不知道。我是真的不知道,只是活在当下的感觉很刺激吧。我反问他时,他说就是玩玩,以后肯定会结婚的,早晚而已。阿青知道我那些比较阴暗的事情,时常会提醒我注意安全,QQ上遇见互相宝贝亲爱的叫,在这种暧昧的氛围里各自精彩,倒也维系住了这种特别的友情。

  有过那一次之后,我们很久都没有再发生,似乎有了些熟悉之后的尴尬。那天晚上,我喝多了,阿青开车来接我。车开到僻静的小路上的时候,我脱光了衣服,借着酒劲开始撕扯阿青的衣服,阿青一边停车一边半推半就的抗拒我的撕扯,嘴里说着这样不好这样不好。头昏沉沉的,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把阿青拽到后排的座位,问他,我不好吗?然后瘫在阿青的腿上,阿青抚摸着我的头,喃喃的说,你喝醉了,不是真心的。在我睡去的前一秒,我才发觉,阿青腿间的硕大已然坚挺。

  直到某一天,我无处可去了,一个人住的阿青暂时收留了我,一段安逸幸福的生活上演了,给他做饭,帮他洗衣服,偷偷闻他洗好的内裤,清理厨房,打扫卫生间,换下满是尘螨的窗帘,下班一起去买菜,晚上在地毯上边看电视边打闹……阿青说,有过日子的感觉。而我,陶醉其中。刚开始,他睡卧室,我睡书房,经过了上次车震事件,彼此都有些刻意的矜持和害羞,空气中满是暧昧的味道。终于,那天阿青洗澡的时候我从后面抱住了他,这次他没有拒绝,转身抱住了我……

  后来,由于工作原因我搬出了阿青家,我不记得住了多久,也不记得什么时候走的,我只记得厨房的油烟机还有一半没有擦,阳台上还有阿青的两双袜子一条内裤没有收……

  小城的圈子不大,彼此一环套一环的都认识,有时无心的一句话就被有心的人传播开去,存心的陷害某人,我跟阿青就被有心人陷害,彼此有了些小误会,整整半年没有联络。虽然后来误会解开了,但我总觉得阿青有了些变化,说不出来,只是微妙的感觉不似从前,却捕捉不到。是因为之前误会的痕迹还是其他?

  直到在建材市场偶遇阿青,我才知道他要结婚了,忙着装修房子。阿青说他说过早晚要结婚的,只是不想让圈子里面的人知道。我约他去宾馆,他爽快的同意了,给未婚妻打电话请了假。在床上,他还是一样的热烈,我达到高C的时候他还在进行,睁开眼,却看到他并不看我,目视前方,黑框眼镜的镜片遮挡了他的眼睛,我看不懂他眼神里的含义,也不明白他在想什么,猛烈的机械动作还在继续,我的心在那一刻忽然的疼痛,比下体的疼痛百倍千倍。我又闭上了眼睛,假装,一切跟从前一样。

  给阿青喜钱,他不要,我硬塞给他,他没有说让我去喝喜酒,结婚前一晚我还在等他的电话,等他跟我客套一句,让我去参加他的婚礼,始终没有等到。

  婚后,阿青跟老婆开了一家店,刚好在红绿灯的路口,有时开车经过,如果是红灯,我不扭头看,如果是绿灯,我会放慢车速,匆忙的看一眼。我想看到他,却又害怕看到他,我想他看到我,又怕他看到我,有些东西就在这种纠结里慢慢溜走了。

  不知道阿青的油烟机擦干净没有,阳台的衣服有没有及时收……

  看到眼镜男心跳的情况还在继续,真的躲不掉吗?

  或许,
躲不掉,是因为,不想躲;
不想躲,是因为,想念着;
想念着,是因为,还爱吧。

幻想次元| 靓图世界| 西西图吧| 爱情网| 美发型网| 女贞网| 超酷网| 动图网| 多娱网| 九娱网| 嘟嘟网| 消息派| 热度网| 看娱网| 侧目网| 昨日资讯| 密社资讯| 飘花资讯| 豆子网| 人人资讯| 爱爱网| 优优资讯| 天天综合网| 爱爱资讯| 窝窝看看